疲倦对工作和生活的影响显而易见。实验室研究发现短时期内一般量的缺乏睡眠(一周内每天少睡2小时),也会引起在危险或在不合适的场所不可抗拒的睡眠倾向,如上课和开车的时候。英国对汽车司机的一项调查显示,29%的司机承认在最近一年中驾驶时有几乎睡着的经历,导致10%的无外界条件撞车事故与疲倦有关。
  
  美国一项对数千名高中生的调查表明,许多人缺乏足够的睡眠,而且随年龄增加而增多,并且影响他们白天的学习。这个问题在我国的高中生中也普遍存在。许多人认为熬夜是一种能耐,对学习和工作有益处,其实熬夜后常常出现头昏和嗜睡,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长时间呆坐在书桌前继续废寝忘食努力学习,只是做个样子给父母、老师和自己看,不能获得和自己辛苦付出相应的成绩。国外的统计发现一些医院中有超过1/3的医生因为值班时间太长而影响工作质量。尽管大量证据表明医生的医疗质量因睡眠或休息不足而受到影响,但仍有人认为长时间工作是该职业的需要并为此进行培训。
  
  人们并未把缺乏睡眠和休息不足视为一种危险,在社会竞争中忽视休息。疲乏的潜在危险性受到低估,是由于疲乏像酒精那样一般不是引起事件的直接原因,它仅降低了行为能力并导致伤害的危险性增加。在疲乏产生的过程中,警觉性时好时坏,头悬梁锥刺骨的刺激使警觉度的下降得到短暂的停止,常给人一种可以控制疲乏的假象,使人们认识不到自己行为能力已经降低的事实。
  
  最近有人把睡眠不足和酒精的毒性进行了比较,发现经过17~19个小时不睡后,人的行为与血液酒精浓度为0.05%时相当甚至更差,所以许多国家的交通规则明确规定禁止疲劳驾驶,这个原则也适用于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医疗工作。德国的大夫们在工作2个小时后一般休息一段时间再继续工作,其目的是保持自己旺盛的精力,防止在大脑疲劳状态下出现医疗差错,我们的医疗管理者也应当借鉴他们的经验,以提高我们的医疗质量。所以从公共卫生健康的角度看,应当改变视睡眠和休息不足为一种荣誉的观念,看到它对社会和自身的实际危害性。只有高效率状态下的学习和工作才能获得更好的效益。(《健康时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内科 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