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研究者一开始就对维生素缺乏病十分重视,这种重视促进了20世纪前50年里对各种维生素的大发现和全面研究,在这50年里几乎所有的维生素都已经被确认、研究。但是,这重视也从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人们在更大视野上研究维生素。直到70年代,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生物化学家鲍林首次提出大剂量(远远超过人体正常需要量)的维生素C可以预防和治疗感冒,虽然并不是每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都同意他的结论,但是鲍林的研究的确引起了学术界对应用超过生理需要量的维生素的重视,带动了世界各地大量的同类研究。80年代以后,虽然人们对一些研究结果,包括鲍林后来与合作者卡梅伦博士出版的《癌症与维生素C》一书的争论更为激烈了,但是一些重要的成果开始浮现出来,人们对维生素的认识更加深入了。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发现了维生素C、维生素E、胡萝卜素(维生素A的前体物质)的抗氧化作用,并明确了它们在体内从不同环节上对抗自由基对细胞的氧化损害。因为关于自由基的医学研究已经揭示,自由基是伴随机体正常代谢产生的一类小分子高活性氧化物质,它对细胞膜等结构的损害与机体衰老、细胞癌变、血管硬化、大脑萎缩、组织退行性变等慢性过程的进展有十分密切的关系。所以有理由认为,这些抗氧化维生素能够加强体内的抗氧化能力,减轻自由基的危害,预防上述慢性病的发生发展。大量的(虽然并不是所有的)研究证实了这一点。